阿莫从来未爱你

砰——。

悖悖论:

有男朋友真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因为我可以随时有人聊八卦还不用担心他到处乱说话,因为从一开始他就没有在听

脆弱的时候就容易想东想西


可能还是不合适

可能还是太早


我就是喜欢听夸奖

听不得指责

对朋友比对女票好那我还是就当朋友好啦


还是适合轻松的恋爱关系

我时常想这条路没有什么办法走得通。

以前我总是很着急,有特别多无谓的担心。


但是急了担心了,事到临头还是有解决的办法。


感谢我对象,现在觉得非常爱他(真诚。

呼神护卫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我总以为我好了,早就好了,但是天下哪有这么容易治愈的伤口呢,就算好了伤口也会落一个疤痕。


这个漫长的治愈的过程总要有点什么让我抓着别继续沉底儿。我做出的努力都是无形的填入了深不见底的沟壑,之前我看不清,现在我看清了,可能我是要做精卫,一直一直填海。


今天瑞瑞问我,我才不得不在进入社会后面对自己的原生家庭,然后自觉低人一头矮人半截,仿佛我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


毛毛姐说她弟媳没了,这样的案例还少吗,对于婚姻我真的没什么正面的想法,哪怕是同居也不想,可能我这个人就是挺奇怪的吧。要这样度过一生吗。


我真的不知道。


自我治愈的过程太长了,有一点点温暖和光亮就很好,我无数次提醒自己要珍惜,却忍不住用很坏的方式去试探,到底怎么和别人相处才会好呢,我现在也没有答案,和fk(这个代号也有十多年历史了)会走下去走到最后吗,whenwherehow???有时候我很软弱更没办法逞强。


如果酒精能让人放弃思考就很好。大概这句才是真的。让我去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一个新的开始。大概这才是我真的想说的。

裴将军

镜:

《忠义堂帖》




《裴将军诗》:



大君制六合,猛将清九垓。战马若龙虎,腾陵何壮哉。将军临北荒,烜赫耀英材。剑舞跃游电,随风萦且回。登高望天山,白雪正崔嵬。入阵破骄虏,威声雄震雷。一射百马倒,再射万夫开。匈奴不敢敌,相呼归去来。功成报天子,可以画麟台。



出处见《忠义堂帖》,宋拓本,现藏浙江省博物馆。










通常认为是颜真卿写给剑圣裴旻的。《笑傲江湖》里,秃笔翁化书帖为招式,蘸酒书壁的就是这首诗。其实此诗并未见于颜鲁公集,原拓本也并无署名,是否为颜真卿所作尚不能完全确定,是不是赠给裴旻将军,更是难以指实。但帖子实在太撼人,初见时就瞬间被击倒。南宋楼钥《攻媿集》写道:



鲁公集中不见此诗,裴将军不知为谁。既言剑舞,疑为裴旻。曾子言:“有若无,实若虚,犯而不校,昔者吾友尝从事于斯矣。”初不指名为何人,而后世皆以为颜子不疑。此书不见姓名,其剑拔弩张之势,非忠肝义胆不能为。此所谓言言如严霜烈日,真可畏而仰哉。



后世皆以为颜子不疑……其剑拔弩张之势,非忠肝义胆不能为。看来大家都这样想。楼钥的最后一句话来自《新唐书》卷一五三《段秀实颜真卿传》:“虽千五百岁,其英烈言言,如严霜烈日,可畏而仰哉。”






从网上搜个全图。但还是法帖放大了逐字看去更漂亮,使人意夺神骇,心折骨惊。


唐文宗时,诏李白诗、张旭草书、裴旻剑舞为三绝。诗与书犹可传世,剑舞却永远与身俱灭了。关于裴旻将军剑舞最耸动心魄的形容,还和画圣吴道子有点关系。事见唐代李亢《独异志》:



吴道子善画神。开元中,将军裴旻母丧,诣道子,于东宫天宫寺图鬼神数壁,以资冥助。答曰:废画已久,若将军有意,为吾缠结舞剑一曲,庶因猛励,以通幽冥。旻于是脱去缞服,若常时妆饰,走马如飞,左旋右抽,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空而下,观者数千人,无不惊栗。道子于是援毫图壁。俄顷之际,魔魅化出,飒然风起,为天下之壮观。道子平生所画,得意无出于是。



当然,《独异志》只是传奇志怪类笔记,难作正史观之。但总得耳口相传才能成为传奇,裴旻剑舞之盛名,亦可窥知。而且他的功夫并不单只好看,实战也极为惊人。《新唐书》卷二百二:



旻尝与幽州都督孙佺北伐,为奚所围,旻舞刀立马上,矢四集,皆迎刀而断,奚大惊引去。



张鷟《朝野佥载》卷六记载更详细一点,但官职有出入:



裴旻为幽州都督,孙佺北征,被奚贼围之。旻马上立走,轮刀雷发,箭若星流,应刀而断。贼不敢取,蓬飞而去。



在战场上刀比剑更为实用。唐刀式样长而直,有点像现在的日本武士刀,但没那么弯的弧度,美感上近于剑,而凌厉肃杀则更胜之。形制分仪刀、横刀、障刀、陌刀四种,仪刀为近卫所佩,陌刀是步兵的斩马刀,裴旻既然在马上,所用的应该是障刀或者横刀。而障刀略短,似乎不太适合“轮刀雷发”,还是横刀的可能性大一些。“箭若星流,应刀而断”的挡击之术,有点像独孤九剑中的破箭式。乔潭《裴将军剑舞赋》中有段十分华美的形容:



尔其陵厉清浮,绚练敻绝。青天兮何倚,白云兮可决。睹二龙之追飞,见七星之明灭。杂朱干之逸势,应金奏之繁节。至乃天轮宛转,贯索回环;光冲融乎其外,气浑合乎其间。若涌雪涛,如飞云山……



除了刀剑,裴旻的箭术也颇负盛名,唐李肇《唐国史补》:



裴旻为龙华军使,守北平。北平多虎,旻善射,尝一日毙虎三十有一。因憩山下,四顾自若。有父老至曰:“此皆彪也,似虎而非,将军若遇真虎,无能为也。”旻曰:“真虎安在乎?”老父曰:“自此而北三十里,往往有之。”旻跃马而往,次丛薄中,果有真虎腾出,状小而势猛,据地一吼,山石震裂。旻马辟易,弓矢皆坠,殆不得免。自此惭惧,不复射虎。



尽管最后在真虎面前怂了,但一天之内即便是毙彪三十有一,箭术也是相当高明。所谓“一射百马倒,再射万夫开”;“将军临北荒”与裴旻本人的北伐经历;还有“剑舞跃游电”这种难作第二人想的形容……应该是写给裴旻将军的吧。




PS1:


裴敬《翰林学士李公墓碑》:



李翰林名白,字太白,以诗著名。……又常心许剑舞。裴将军,予曾叔祖也。尝投书曰:“如白愿出将军门下。”



裴旻是裴敬的曾叔祖。后人常引用这段文字,说李白曾从裴旻学剑——但以裴将军之惊世剑舞,竟未得太白一诗相赠,就颇为奇怪了……而裴敬的碑记亦无下文,事或可疑。王维倒是写过一首《赠裴旻将军》,温习一下:



腰间宝剑七星文,臂上雕弓百战勋。


见说云中擒黠虏,始知天上有将军。





PS2:


段成式《酉阳杂俎·诺皋记上》:



相传裴旻山行,有山蜘蛛垂丝如疋布,将及旻。旻引弓射杀之,大如车轮。因断其丝数尺,收之。部下有金创者,剪方寸贴之,血立止也。”



特别有尸罗或者阿拉戈克的感觉……




《中国法帖全集·忠义堂帖》,湖北美术出版社2002年版


《独异志》,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本,29页


《朝野佥载》,中华书局1979年版,140页


《唐国史补·因话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57年版,16页
















陈帆fotochen:

西湖,一场关于蓝色的梦境。 

九图锁屏壁纸送给大家。


今天编辑老师告诉我,北大出版社新书《人间时节》又再一次加印了,谢谢你们的支持,详情:当当网 (点击链接)

希望你们会喜欢这本书。


图/文: @陈帆fotochen (微博)


我觉得我一点进步也没有。


也一点办法也没有。


不知道。


也许需要很多很多我不擅长的忍耐才可以。

谁能证明什么事能够天长地久。